都市月嫂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奶粉尿不湿之外生二胎你可能还要多花哪些钱?-----《都市快报》专访都市月嫂负责人

2013-11-20 09:52:56 来源:

  陈先生是两个男孩的爸爸,在今年双十一网络购物节里,他和妻子在网上“奋勇作战”,为两个儿子买了8辆玩具车。“最便宜的只要30元。”陈先生兴奋地说。

  “单独二胎”放开,70后、80后将成为其中的主力生育人群,市场上与二胎有关的消费猜想随之展开。受益单独二胎放开政策刺激,高乐股份、西部牧业、中顺洁柔、群兴玩具、戴维医疗等在内的概念股连续涨停。

  在现实生活中,已经有不少人像陈先生一样,在政策允许范围内过上了家里有两个孩子的生活。放开单独二胎带来的产业蛋糕,除了可预见的多消耗尿不湿、喝掉更多的奶粉之外,还会有哪些影响?

  MPV或成车市新宠

  “放开单独二胎,对于车市的影响短期内难以显现,但是对于长远来说,肯定会影响车企对细分车型的布局。”杭州车商吴勇说,当年美国的“妈妈车”热潮正是源起于二战后美国爆发的“婴儿潮”。

  “妈妈车”是上世纪美国出现过的一种大型旅行车。跟现下车型有所不同,“妈妈车”有三排座椅,每排三个座位,共九座。当时美国单个家庭人数不断增加,连广告上旅行车车尾的座位上都坐满了孩子,“妈妈车”因此而得名。

  “现下中国并没有‘妈妈车’这类车型,但具有类似功能的车型不少。”吴勇说,目前流行的SUV车型中就有很多七座车型,而MPV车型是与“妈妈车”最类似的车型,“两个老人,一对夫妻,两个孩子,MPV是最合适的选择。”

  “现在的5座汽车后排基本都有两个儿童安全座椅接口,暂时还能应付。”已有一对4岁双胞胎儿子的胡爸爸说,过几年父母会一起过来住,再加上两个儿子慢慢长大,目前的五座轿车肯定不够用,“再过四五年,换车是肯定的,个人觉得七座MPV挺适合我们家”。

  双人童车咨询量上升

  在杭州大厦购物城,高档童车的营业员罗女士觉得,这几年来咨询双人童车的顾客多了。

  “双人童车是最近两年才开始引入的。”罗女士说,4岁以下的孩子都适合使用童车,这种特殊的童车适合的不仅是双胞胎,也非常适合有两个年龄接近的孩子的家庭。这两年来问双人童车的顾客越来越多。在发达国家,很多家庭都有两个或更多孩子,很多顾客因此认为它们的双人童车工艺更好,到了商场也总是愿意先参考这些国家的童车。

  品牌也意识到了市场的变化。罗女士说,以前顾客来买,品牌需要先向国外订货,而现在仓库里就有备货,虽然商场里没有出样,顾客只要在画册上看好了就可以直接买到。

  罗女士负责的一个童车品牌产地是意大利,最高近2万元的国内售价,让这个品牌有童车界的劳斯莱斯之称,一辆普通的双人童车也要3000多元。

  罗女士发现,来咨询的顾客越来越多,但是直接下单的顾客却不多。昨天有一位女顾客说,想带家里的两个孩子到三亚度假,需要一辆双人童车,不过仍然是跟大多数人一样,详细了解过童车性能后又走了。由于目前这类童车市场需求量还不大,国内厂商并没有太多投入,在售的产品大多是国外进口的,因为价格较高,市场接受程度很低。一旦市场需求有所上升,国内厂商投产这类双人童车,那价格自然也会降下来。

  家政公司办学校培养育儿嫂和月嫂

  杭州信诺家政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晶说,从整个家政市场来看可以分成三个块:家庭清洁、照顾老人和照顾孩子。“其中带小孩的月嫂和育儿嫂的比重最大,占了40%以上。”

  在浙江都市家庭服务有限公司的服务体系里,月嫂是其中最重要的业务之一。目前,公司旗下拥有300名固定月嫂,月嫂的收费标准因等级不同从6000元至8000元不等。

  从平时的预订量来看,月嫂供应显得有些不足。“目前预订月嫂起码提前2个月以上。”公司副总裁罗仙林说,除了小两口的父母在外地的原因,生育年龄偏大和育儿理念的不断更新,也是促进月嫂需求增加的主要原因。

  为了扩大月嫂队伍,今年年底,浙江都市家庭有限公司旗下的浙江都市月嫂有限公司(http://yuesao.zj.com/)将派出招聘团队到浙江省内几十个镇蹲点招聘。“一方面公司的发展本身有这个需求,另外,也更加看好单独二胎放开后的月嫂和家庭服务市场。”罗仙林说。

  杭州信诺家政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晶分析,最近几年,杭州保姆市场的价格总体以10%的速度增长,如果两三年后单独二胎出生,保姆的需求量相应增加,有可能再次拉动保姆价格。

  一个二胎家庭的消费案例

  附件

  一个二胎家庭的消费案例

  陈先生的两个儿子,一个3岁,一个6岁。按照以前老人的观念,养育第二个孩子,难度并没有第一个孩子大。但是在陈先生看来,这种说法并不准确。他总结,在两个孩子身上的花费,也许并不仅是一个孩子花费的两倍。

  陈先生的第二个孩子在2岁时就已经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,不愿意穿哥哥的衣服,希望有属于自己的玩具。为两个男孩子一口气买了8辆玩具车,类似的消费在陈先生看来是很平常的事情,两个男孩子都喜欢车,可能会为了玩具的归属权打架,所以多淘两辆备着也是解决办法。在孩子的日常用品上,“老二用老大用过的”省钱模式不完全行得通。

  有了第二个孩子之后,策划周末活动成了陈先生每周重要的事情之一,而只有一个孩子时,也许并不需要这么紧密安排活动。现在陈先生已经带孩子去过杭州野生动物世界、上海野生动物园。他打算以孩子感兴趣的地方为起点,有计划地带孩子外出旅游。

  日常支出只是小部分,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,陈先生更加劳心劳力。目前一年为两个孩子支付的教育费用已经达到三四万元,只要适合孩子的都愿意尝试。比如实践证明外教的英语教学效果更好,陈先生也就肯定了这笔支出。他估计,在孩子成年之前,在教育上的支出肯定会逐年增加,不过他相信,在孩子身上教育投入很值得,回报也会更大。

  身为公司高管,陈先生也需要仔细考量支出。上个月家里一致同意保姆辞职,由老人来带孩子。在5年里,陈先生给保姆的月薪已经从1500元涨到了3700元。“再涨下去的话不如我辞职在家里当全职。”陈先生的妻子说。

  “如果你有两个小孩,一定要学会在淘宝上买东西。”陈先生总结。他很满意最近他刚入手的儿童高低床。最初看中的是某国外品牌,不论是设计还是环保等多种指标都过硬,不过售价高达2万多元。于是陈先生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替代品牌,也是国外生产,质量能令他放心,价格是1万元。

更多